当前位置:国家体育博彩网站 » 国家体育博彩网站 » STOP!灰色博彩平台狂打擦边球遭叫停 巨大需求对峙高压监管

Featured

STOP!灰色博彩平台狂打擦边球遭叫停 巨大需求对峙高压监管

Written by : , Category : 国家体育博彩网站 , Date : 2018年10月30日 , 评论关闭

  近期,多款网售足彩的热门APP都陆续停止售彩服务。中国体育彩票工作人员对南都记者表示,目前并未对网售彩票进行授权,线下实体投注店是唯一的购彩方式。

  记者调查发现,线下投注有诸多不便,受到习惯享受互联网便捷服务的年轻彩民们抱怨;另一方面,网购需求的巨大,灰色网彩平台狂打擦边球,为彩民提供“代下注、代付款、代购”等服务,社交群、购物网站都可能暗藏网彩根据地;其中甚至包括真假难辨的彩票店员工。

  其实,从2015年初开始,监管部门持续采取系列措施整治互联网彩票市场的乱象,对违法网售彩票行为严厉打击。截至目前,尚未有合法合规的网售彩票平台出现,高压态势的监管与网售市场的巨大需求相互对峙,不断催生灰色的网售彩票生意。

  对于享受互联网便捷服务的彩民来说,线下买彩票一直像一个无法解决的体彩BUG。

  南都记者注意到,在广州,线下投注点不算少。以广州市越秀区为例,约有112家竞彩店提供足彩销售服务。各实体店大多位于居民区,营业时间集中在早9点至晚10点之间,并非完全统一。

  不过,南都记者发现,目前线下购彩还存在一些不便之处。传统的线下购彩中,彩民可以填写下注单或者报下注方案,由工作人员一一录入,最后形成纸质彩票。如果购彩时间集中,或购买人群过多,会出现排队等候情况。

  而且,部分实体店的联系热线常常处于通话中或无应答,彩民无法及时咨询店铺信息;而部分店铺的网络地图位置信息没有及时更新。

  6月21日傍晚,南都记者来到离工作地最近的一家彩票营业点———百度地图上标记的位于广州市珠江新城华城路店。然而意外的是,这里已经变成一家糕点烘焙店。店里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这里的店铺已经更换了两手,原来的彩票店早已不在了,只能另找别家。

  中国体育彩票的客服人员告诉南都记者,目前中国竞彩网、中国体育彩票有且仅有一款官方APP发布平台,即“中国体育彩票”。

  记者注意到,在这款大红色调的APP上,彩民在线选择比赛、胜平负结果等系列步骤,即可生成一张电子投注单与对应的二维码。只是,目前这款在线APP并不提供“出售彩票”服务。这张电子投注单依旧需要通过直属或授权线下投注点扫码,才能完成“出票”服务。这让APP的便捷性大打折扣。

  网络售彩虽然早已被明令禁止,但江湖上从来没有断绝它的消息。巨大的线上市场需求,却无法找到合法合规的出口。于是,一个缺乏监管的黑彩市场应运而生。

  2018世界杯开幕后,互联网购彩方式更是层出不穷。除了APP终端,博彩网站、QQ、微信等社交群、网购平台等多种互联网平台都暗藏网彩根据地。

  这些平台多宣称自己为独立第三方,只是提供“代售、代购,代收款或者撮合”服务,并不属于“互联网彩票销售”。

  以天天爱彩票为例,其《用户服务协议》显示,用户委托平台进行投注,平台在用户授权范围内协助提供彩票服务。用户成功在平台提交投注订单并支付后,并不代表彩票已投注成功,需“由彩票终端系统投注出票、兑奖处理”。虽然订单状态中有显示出票与兑奖情况,但彩民从APP上无法看到真正的实体票。网彩猖獗情况被曝光后,目前已有多款APP,如“天天爱彩票”、竞猜彩票等停止售彩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体育彩票的官方APP暂未在APP store、部分主流安卓应用市场上线,只能通过官网、部门宣传平台等渠道下载,这给了李鬼APP们鱼目混珠的机会。

  南都记者在多款手机的应用市场中以“中国体育彩票”、“中国福利彩票”关键词搜索后,发现一些真假难辨的“仿版”体彩APP排名靠前。他们使用体彩或福彩的标志性logo、使用“体育彩票”、“足球竞猜”“福利彩票”等文字名称;并且,在页面设计上,同样涵盖2018最新赛事、比分、咨询、走势等板块。

  记者梳理裁判文书网可见,在以往网售平台判例中,这些所谓“独立平台”来路不明,风险极大。其中既有平台庄家一体化的陷阱赌局,小团伙非法设立的私彩,还有部分平台打着委托授权的旗号从事网彩销售等等。受害彩民通过网上充值或支付进行下注,但提现时却有重重阻碍,甚至有平台跑路的情况。

  2014年巴西世界杯期间,BAT,大型门户网站等多方互联网巨头均加入了网彩大战,用户可以通过微信、淘宝等互联网渠道竞猜足彩。网售彩票产业也在2014年达到顶峰。彩通咨询发布的《2014年互联网彩票市场分析报告》显示,2014年互联网彩票销售达到历史性的850亿元,而2013年同期这一数字则为420亿元。

  不过,网售彩票产业迅速发展的同时,监管不健全,网彩资金去向不明、高倍率博彩等问题随之出现。2015年初开始,监管部门采取一系列措施整治互联网彩票市场的乱象。

  2015年1月15日,财政部、民政部、国家体育总局三部门发布《关于开展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行为自查自纠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各地彩票中心对擅自进行互联网销售彩票进行自查自纠。

  2015年4月,财政部再次联合国家工商总局、公安部等八部门发布公告,重申现行互联网销售彩票管理政策。公告表示“坚决制止和严厉查处各种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行为”。

  此次公告明确显示,无论是经过彩票销售机构委托的“代销”、“代售”,抑或是下单代买的“彩票买卖交易”,或者是私彩,都属于违规行为。由各地财政、民政、体育主管部门对所辖区域内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行为进行清理整顿。

  公告发出后,财政部工作人员在答记者问中表示,“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方式具有虚拟性、网络化等特点,涉及面非常广,监管难度大,安全风险高,社会责任重,世界各国对此普遍审慎推进、严格监管。”

  截至目前,尚未有合法合规的大型网售彩票平台出现,线下投注点依旧是彩民们唯一安全、可靠的购彩渠道。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网络购票渠道花样繁多,其中也有一支特殊力量,即真假难辨的“彩票店员工”。

  在记者“潜伏”的QQ群中,有不少自称“彩票店员工”的网友主动发布个人联系方式招揽生意。相比较外围网站、黑彩A?PP等渠道,这些人因为拥有“合法实体店”,更容易取得网络购彩的彩民信任。然而,在记者调查过程中,这些自称“内部人士”的线上商家往往不会透露真实店铺名称与相关证件,身份存疑。

  与此同时,记者在线下暗访时却意外发现,的确有个别体彩店员工称为了“方便顾客”,主动建议“网络销售”。在广州天河区某体彩店中,一位年轻的工作人员热心表示,如果不想来店铺买,可以“微信购票”。

  他介绍说,彩民可以加店家微信好友,通过微信下注;发布场次与信息后,彩民用微信红包或转账支付即可完成下注。工作人员通过微信发回出票图片,如果彩民兑奖,也可以微信转账进行。

  6月21日,记者通过这位员工微信对当晚世界杯两场比赛下注,并押中了其中一场赛事结果。依照票面结果,记者应得到19.8元奖金,不过22日,该工作人员转回了19元。工作人员事先表示“不收手续费”,他说:“中奖小数点后的都不发。”

  该工作人员还说,除了足彩竞彩外,其他体彩类产品如乐透等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购买。只是,单张票中奖超过一万元的话,彩民需要到店拿实体票据,然后自己去体彩中心兑奖。

  对此,记者致电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热线,其客服人员介绍,实体彩票原件是兑奖的唯一凭证,只凭电子图片无法兑奖;而且彩票不记名、不挂失,这种网络代买的形式可能出现代领或其他纠纷。客服人员表示,通过网络由别人代买是个人自由,不过建议彩民还是亲自去实体店购买。

  每逢世界杯,足彩都会是球迷们的热门议题。有球迷说,不能下注的世界杯,是没有灵魂的。平常不买彩票的球迷们也会花个一二十元为自己喜欢的球队贡献“力量”。

  中国体彩官方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6月11日至17日,竞彩游戏的周销量为74.40亿元,筹集公益金16.36亿元,其中世界杯场次的销量超过65亿元,占当周竞彩全部销量的88%以上。

  2018俄罗斯世界杯开幕以来,不少球迷在社交网络上晒出了自己的竞猜战绩。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通过APP、竞猜网站等互联网渠道购买。

  今年24岁的张天(化名)是个足球迷,球星俱乐部如数家珍,国内外联赛杯赛一场不落。同时,他也是个有6年购彩史的老彩民。用他的话说,“买足彩只是为了增加看球气氛,其次才是赚钱。”

  他从高中就开始买彩票,当时去的是学校附近的投注点。不过,上大学以后他就转战“线上”了。他说,线上买足彩一个是因为方便,动动手指就能下注,省去排队跑路的麻烦;另外一个———赔率更高,赚得多一些。

  今年的俄罗斯世界杯,他通过以小博大,已经赚了好几顿喝酒钱。6月17日,他在一款名为“天天爱彩票”的APP上下注一场哥斯达vs塞尔维亚的世界杯比赛,用4元买入半全场平负局,最终获得320元的进账,最高赔率近80倍。

  不过,近期多款热门足彩APP陆续停止了下注业务,帮他多次赚酒钱的平台也不幸“中枪”。郁闷之余,他发现自己常用的几个备用平台也一一“失灵”。好在,他曾经充值的几百块本金还能顺利提现。不过,并非所有人都这么幸运。这几天,不少球迷在社交平台上抱怨,自己刚刚下注不久平台就被封了,本金全卡进去了。

  6月21日,中国体育彩票客服人员告诉南都记者,目前广东省内,电话、APP、社交网络等渠道均无法下注购买彩票,实体店是唯一的购彩方式。而网络购彩有风险,彩民利益难以保障。

与STOP!灰色博彩平台狂打擦边球遭叫停 巨大需求对峙高压监管相关的文章: